• <s id="ys0im"></s>
  •  

    在這里,看見我們,發現世界

    斯洛伊德教育——手工教育的早期根源
    來源: | 作者:鼎盛昌 | 發布時間: 2022-03-08 | 381 次瀏覽 | 分享到:
    斯洛伊德教育的倡導者普遍認為,木工斯洛伊德遠遠優于其他形式的手工藝,紐約市的德赫希男爵(Baron De Hirsch)貿易學校的負責人B.B.霍夫曼在100多年前發表了一份圖表,比較和對比了各種工藝的好處,指出了木工斯洛伊德的明顯優勢。

    原文譯自以下內容:

    1、《educational sloyd——the early roots of manual training》——By Dougstowe(道格·斯托,美國著名木工,長期的木工雜志撰稿人和木工學校教師,共發表90多篇文章和完成12本圖書的出版)。

    2、《Sloyd EducationTheory: Making Things With Your Hands Makes You Smarter

    Thelink between manual skill and cognitive development》——By Rain Noe(Core77高級編輯, Core77是美國一個專注于介紹全球工業設計行業網站,始于1995)。

     

    Sloyd,英語單詞,主要用作為名詞,譯為“手工藝訓練”,用作名詞譯為“瑞典式的手工藝教育(以木工訓練學生手工能力的教育)——Swedish sl?jd”。


    2001年秋天,我(道格·斯托Doug stowe)在一所新建的私立高中擔任兼職木工教師,在那里我獲得了創建木工課程的挑戰和機會。由于美國各地有如此多的木工教室(woodshop)計劃關閉,這是一件相當不尋常的事情。雖然我以前在木工俱樂部和田納西州蓋特林堡的一所工藝學校有過一些經驗,但教授短期專業技能和連續學期相關工作的持續教學是有區別的。我也很快發現,在對學科有濃厚興趣的技術成年人和教那些真正不知道自己是否感興趣的高中生之間存在很大差異

     

    同年10月,新罕布什爾州德里平克頓學院(pinkerton academy in derry)的木工技師杰克·格魯(jack grube)布邀請我參加新英格蘭木工教師協會的第一次會議。在他的建議下,我參觀了在波士頓的北本尼特街學校(The North Ben-net Street School)和馬薩諸塞州劍橋的白金漢、布朗和尼科爾斯學校(Buckingham,browne and Nichols school)。在北本尼特街學校時,木工項目主任珍妮特·柯林斯(janet collins)問我:“你知道斯洛伊德(sloyd)嗎?“ ”我以前見過“sloyd”這個詞,指的是各種木工目錄中出售的刀具?!薄安?,不是真的?!闭淠萏貛蚁聵侨ヒ妼W校副主任沃爾特·麥克唐納(Walter McDonald)。他給我看了一本關于斯洛伊德的舊書,并告訴我北本尼特街學校在19世紀末和20世紀初積極推動斯洛伊德木工教育體系,而不是晚些時候提到的“俄羅斯的體系”,

     

    當時我(Doug stowe)拜訪了劍橋的白金漢,布朗和尼科爾斯學校的保羅·魯爾曼(PaulRuhlman),保羅告訴我,他的課程大體上是基于斯洛伊德的遺產,即使是他任教的古老的木制建筑也仍然被稱為“斯洛伊德建筑”但斯洛伊德是什么?我與保羅和沃爾特·麥克唐納(Walter McDonald)的簡短討論讓我渴望得到更多的信息。會議結束回到家中后,我開始了深入研究木工教育的歷史和理論,并通過迂回的路線回到了我的起點——北本尼特街學校(The North Ben-net Street School)。

     

    在1876年費城百年世博會(費城世界博覽會時值美國獨立百年)期間,莫斯科帝國理工學院(MoscowImperial Techni-cal School,)院長維克托·德拉·沃斯(Victor Della Vos)展示了一套工業培訓體系,旨在將人們從農業勞動力快速轉移到工業崗位。美國的教育工作者被所謂的俄羅斯工藝教育(Industrial Arts)體系迷住了:這是一門專門的教學課程,學生們根據制造工藝過程學習各種任務。這些課程包括木工、車削、金屬加工、力學和機械制圖課程,為學生提供每個學科的各種工具和制造技術的簡短培訓。

     

    1880年,常被稱為“手工教育(manual training)之父”的卡爾文·伍德沃德(Calvin Woodward)受費城世博會上俄羅斯體系展覽的啟發,在圣路易斯成立了華盛頓大學手工教育學院。他曾經是一名物理老師,他注意到他的學生在三維思維方面都有困難。他相信用手工比實際制作東西會有所幫助。麻省理工學院劍橋分校校長約翰·D·倫克爾(John D.Runkle)也參加了費城百年世博會,并受到啟發,在麻省理工學院為那些希望進入工業領域而不是成為科學工程師的學生建立了機械工藝(Mechanical Arts)學院。朗克爾相信,在工科學生畢業時,這家woodshop的經驗會讓他的工程專業學生占得先機。朗克爾和伍德沃德都認為手工培訓有助于提高思維能力,但正是由于人們能夠迅速進入工業領域就業,才導致了未來 50 年木工這類項目在美國的迅速擴張。

     

    同樣在19世紀末,美國和英國引進了一種與之競爭的手工訓練系統,波士頓地區也是引進這一系統的重要地點。在 “芬蘭小學教育體系之父”、教育家塞格諾斯(Uno Cygnaeus)早期工作的基礎上(1884—1886年,塞格諾斯領導了一個專門的委員會正式編寫學校手工課程,創編了包括刷子制作、勺子制作、樹皮加工、板材加工等70余個手工教學模型,并對手工制作的順序、精確度、責任、堅持、姿勢、動作、練習、工具等進行說明,從而為學校開展手工課提供了更好的實踐基礎),瑞典教育家奧多·薩洛蒙(Otto Salomon)開發了以木工為核心的普通教育系統。他稱它為Sl?jd教育學;sl?jd 源自形容詞 sl?g(“handy”),意思是“工藝”或“手工技能”。在美國和英國,該體系被稱為斯洛伊德(Sloyd)。雖然該術語可以從字面上表示任何類型的手工藝品,但木工斯洛伊德被視為最有利于兒童心理、身體和道德發展的手工藝形式。教育意義上的斯洛伊德遠不止是木材加工的技藝。這是一個精心設計的系統,利用木工技術進行特定的教育。奧多·薩洛蒙于1875年在瑞典的納斯(N??s)創建了一所斯洛伊德教師培訓學校,1880年至1907年間,來自40多個國家的5500多名教師接受了該體系的系統培訓。

     

    1885年,波士頓慈善家鮑琳·阿加西·肖(PaulineAgassiz Shaw)創立了北本尼特街學校(North Ben-net StreetSchool),1889年,鮑琳·阿加西·肖夫人從納斯學校請來教師,開始了斯洛伊德項目。1891年,古斯塔夫·拉爾森(GustafLarsson)被任命為北本尼特街學校的斯洛伊德項目主任,并在鮑琳·阿加西·肖夫人的幫助下,建立了一所培訓斯洛伊德教師的美國學校。到1903年,拉爾森估計,當時通過北本尼特街學校項目培訓的數百名教師反過來已經教授了34,000 名學生。此外,拉爾森還出版了一份名為《斯洛伊德記錄》的季刊。該出版物中,拉爾森給出了他的通信地址,即今天學校的地址北本尼特街39號,而斯洛伊德計劃一直持續到1909年,當時該地點空間不足,鮑琳·阿加西·肖夫人又籌集資金在波士頓美術館附近修建了一所新的斯洛伊德學校。

     

    拉爾森還為美國公眾寫了許多關于斯洛伊德的書,包括《斯洛伊德》(Sloyd /1902年)、《斯洛伊德與惠特林小學》(Elementary Sloydand Whittling /1906年)和《斯洛伊德三年級》(Sloyd for the ThreeUpper Grammar Grades /1909年)。紐約市的德赫希男爵(Baron De Hirsch)貿易學校(1890-1935年)是斯洛伊德的另一個有力倡導者,其負責人B.B.霍夫曼(B.B Hoffman)于1892年出版了一本重要的木工著作《斯洛伊德木工體系》(The Sloyd System of Wood-working,)。兩位作者的書都強調了斯洛伊德和俄羅斯體系之間的差異。這兩個系統都以“模型”的制作作為課程的核心。模型設計難度和復雜性逐漸增加,以適應學生的成長。每個級別的模型都旨在呈現出一致的難度,這樣單個模型就不會太難,也不需要教師或其他人的幫助。


    這兩種體系之間的區別之一是在木工教室(木工坊/ woodshop)中選擇要制作的東西。在俄羅斯的體系中,就像在工業領域中一樣,制作的部分東西與學生沒有特別的相關性,在學生的個人生活中不一定有用,而在工業領域中,大多數情況下只代表一個工作整體的一部分。另一方面,在斯洛伊德體系中,模型的設計意圖是對學生及其家庭有用和相關。據所羅門稱,當學生通過構建日常生活中所用的物體時,在練習過程中獲得靈巧性,在選擇一系列模型時,最好的方案無疑是考慮當地條件,力求使其能夠準確地代表可以在學生家中使用的物品。通過這種方式,不僅能更好地激發和保持學生對所教課程的興趣,而且對家長來說也非常重要,因此加強了學校和家庭之間的聯系?!?/span>

     

    與俄羅斯的體系不同,斯洛伊德體系的目標是對兒童進行全面教育,而不是為工業領域培養個人勞動力。其基本思想是通過手工的活動促進了大腦的發展,并使兒童表達出更高的價值觀、更大的自信、自尊,以及對所有類型工作的普遍尊重,無論是精神上的還是身體上的。正如薩洛蒙所說:“(對斯洛伊德而言)通常會提出:體力勞動的樂趣和尊重,獨立、有序、準確、專注和勤奮的習慣,體力的增強,觀察力和手部執行力的發展?!?/span>

    ?!?/span>

    在俄羅斯體系中,學生在學校學習了閱讀和寫作的基礎知識后才開始學習手工藝技能。與俄羅斯的體系不同,斯洛伊德通常是在小學階段開始學習的,在其中,人們觀察到手部技能和心智能力的發展是相互促進的。

     

    有人建議,斯洛伊德應該由教師而不是工匠來教授,這樣才能首先了解孩子們的需求,但也有人指出,正確地執行和教授模型需要一定程度的培訓和手工藝技能。在英國,他們很難找到兼具工匠技能和受過訓練的教師方法的合適教師, 因此選擇了對斯洛伊德表現出特定水平的 14 歲男孩作為助教。

     

    當然,也有批評。在英國,在課堂上里使用刃具被認為是危險的,因此是不可接受的。一些教育工作者認為,有些模型過于簡單化。其他人則認為制作模型是一種壓迫性和扼殺個人創造力的行為。

     

    最終,俄羅斯的體系和斯洛伊德體系之間的競爭逐漸消退,在“手工教育”一詞下,它們在起源和目的上的差異在很大程度上遺忘和模糊了,手工教育后來被稱為工藝美術,現在在許多保留的課程中被稱為“技術教育”,或“工藝培訓”,因此,許多木工教師開始承擔教授計算機技術等新的技術課程。

     

    斯洛伊德教育的創始人奧托·薩洛蒙選擇選擇不去糾纏于斯洛伊德和俄羅斯體系之間的差異,

    他認為手工訓練對兒童全面發展的價值已經被證明并被廣泛接受,這樣認識也許是錯誤的。

    奧托·薩洛蒙在 1903 年寫道:“我將斯洛伊德體系視為鑄造模具——它在鑄造過程中是必需的,但在藝術作品鑄成時應該拆除丟棄。我相信所謂的N??s系統已經有它的時代性,是過去,不是現在,更不用說是將來。雖然,現在斯洛伊德體系的現在大多數原則已經變得如此普遍被認可,以至于被認為是不言而喻的存在,即使是那些不想推廣任何來自N??s的東西并且在該領域也不再需要N??s系統進行手工培訓的人?!?/span>

     

    當學校管理者能夠看到通過學習課程帶來的工作機會時,手工教育項目在美國蓬勃發展。如今,隨著越來越多的制造業崗位被轉移到海外,以從廉價勞動力中獲益,基于將訓練有素的員工送到候補崗位的短期目標,捍衛這些計劃變得越來越困難。具有諷刺意味的是,北本尼特街學校從一開始就專注于與俄羅斯體系相同的目標——為學生就業做好準備。它為今天的學生提供的一個非常有力的保證是——“是的,你可以通過這樣學習而謀生!”另一方面,斯洛伊德的體系從更廣泛的角度看待木工,因為它在遠遠超出了就業的簡單目標,更多的是關注符合兒童成長中的需要。

     

    斯洛伊德的倡導者反復強調的主要觀點之一是,它是基于長期教育理論家和早期教育先驅的教育理論基礎上。奧托·薩洛蒙在其著作《斯洛伊德斯科拉和??怂箍评罚⊿lojdskola and Folkskola)第五卷中概述了偉大思想和教育經驗的完整譜系,斯洛伊德教育正是以此為基礎的。其中,被認為是教育學之父(教學科學)的阿莫斯·科米紐斯(Amos Commonius)強調了手工教育在通識中的重要性。法國哲學家讓·雅克·盧梭(Jean-JacquesRousseau)說:“教育的最大秘密是將腦力勞動和體力工作結合起來,這樣一種運動可以使另一種運動煥然一新。幼兒園的創始人弗里德里?!じチ_貝爾(Friedrich Froebel)將手工置于教學的中心,并將所有其他研究都圍繞它進行了分組。

     

    這些早期教育家的觀察和榜樣預示了現代教育者的信息。約翰·杜威(John Dewey)是20世紀著名的教育家之一,他極力主張將手工教育為普通教育的一部分,而不是孤立地教授或作為獨立的職業軌道。他相信用手幫助學生發展更好的心智能力。最近,霍華德·加德納(Howard Gardner)博士的多元智能理論(theory of multiple intelligences,簡稱MI理論)促進了人們的理解,即對我們許多人來說,雙手的使用必須是學習過程的一部分。當前的大腦研究表明,即使到了成年,大腦仍然是靈活的,通過將大腦皮層空間分配到人類手的感知和表達維度來做出反應,證實了早期教育者從個人經驗中所知道并在其教育理論中所概述的東西。

     

    斯洛伊德教育的倡導者普遍認為,木工斯洛伊德遠遠優于其他形式的手工藝,紐約市的德赫希男爵(Baron De Hirsch)貿易學校的負責人B.B.霍夫曼在100多年前發表了一份圖表,比較和對比了各種工藝的好處,指出了木工斯洛伊德的明顯優勢。指導學生應該從已知走向未知,從容易走向更困難,從簡單走向復雜,從具體走向抽象,斯洛伊德教育中制作的產品在本質上應該是實用可制作。薩洛蒙認為,在所有基本工藝中,木工是最適合通識教育課程。由于大多數學校無法負擔向學生介紹各種手工藝品的費用,因此最好通過木工斯洛伊德來滿足教育的整體需求。當代基于情境的學習理論告訴我們,當我們直接應用所學知識時,我們學習得最好。木工中使用的測量為數學、幾何、測量單位和分數的使用提供了基礎,它們被理解為具有非常實際的應用,變的具體非抽象的學習。木材是一種來自許多不同物種的天然材料,木材的使用將木材加工廠與生物學和自然世界的研究直接聯系起來。薩洛蒙則認為教學本身就是一門藝術,木工技能在斯洛伊德的教學中是次要的。他認為當代小學教育過于理論化——甚至是以一種非??斩吹姆绞?,因為事實知識是用心學習和重復的。這種對純粹事實死記硬背的學習導致孩子們對學校和彼此采取消極的態度:虛榮、傲慢和欺凌行為司空見慣,且這些兒童還長期坐著,沒有任何體力活動,孩子對知識和活動都有渴望。薩洛蒙的概念是,用雙手創造事物和認知發展之間有一種聯系,這兩者都有助于相互提高。所以薩洛蒙對使體力勞動成為普通教育的一個要素的想法很感興趣。他認為任何一個沒有受過良好的一般靈巧訓練的人只受過一半的教育。我們用手做事情,通過活動最有效地學習,這種知識應該通過自我教育獲得。學校的體力勞動應該為每個人提供全面的教育。在這種教育中還有一個奇妙的功能元素。薩洛蒙要求學生制作的物品不是鳥舍和玩具,而是實用物品:“耙子、錘柄、長凳、桌子、勺子等——日常家庭和農場活動所需的器具?!边@并不是說孩子們注定要變成五金店;他們的發展才是目標,發展過程中產生的功能性物體僅僅是附帶好處?!袄蠋煴仨氷P注孩子的反應、行為和發展。孩子必須是關注的焦點,而不是工具、技術或產品。另一個有趣之處在于它旨在培養一些痛苦的東西,比如“在小學,孩子們應該接受審美教育的元素,” 薩洛蒙認為,制作不好或比例不好,但裝飾得很好的物體確實非常難看?!?/span>

     

    令人印象深刻的木工斯洛伊德教育的10條目標清單:

    1.培養對工作的興趣和鑒賞力。

    2.建立對辛勤、誠實和體力勞動的尊重。

    3.培養獨立性和自力更生的能力。

    4.提供有序、準確、清潔和整潔習慣方面的培訓。

    5.訓練眼睛準確地觀察和欣賞形式上美感。

    6.發展觸覺賦予雙手具有一般靈巧性。

    7.灌輸專注、勤奮、毅力和耐心的習慣。

    8.促進身體體能的發展。

    9.掌握使用工具的技巧。

    10.執行精確的工作并生產有用的產品。

     

    目前,隨著木工課程在英國公立學校逐步取消,回顧一下斯洛伊德,了解一下我們是如何錯過課程的可能是有用的。盡管一些私立學校,如白金漢宮、布朗和尼科爾斯學校,本著斯洛伊德的精神,維持著木制品制作的課程,因為這些課程滿足了學生的真正需求,普通公眾或學校董事會和行政部門往往不了解木工教室在基礎廣泛的普通教育中的全部潛力。在許多公立學校,木工教室的有限機會是為沒有上大學的學生保留的,但保羅.魯爾曼告訴我,他的許多木工學生成為工程師和建筑師。他注意到:“在白金漢、布朗和尼科爾斯學校,木工傳統可以追溯到100多年前。木工教育一直被視為美術系的一部分。木工課程強調設計和使用工具解決問題。這些課程不是關于學習一門手藝,而是尋找用雙手感知和探索物理世界的方法。希臘語haptikos中的“haptic“觸覺”是一個很好的詞,意思是把手放在上面。這是一個人從自己手中獲得的世界的感覺?!?/span>

     

    從美國的手工運動開始,人們就對木工教室的用途目的和潛力感到困惑。與教育過程的大多數部分不同,木工制作有形物體作為學習的證據,但即使在斯洛伊德時代,薩洛蒙也警告說,不要將正在制作的物體與制作它的真正目的混淆:“兒童制作的物品與木匠制造的一樣有用;但是,與木匠的作品不同,作品的價值不存在于作品本身,而是存在于制作它們的兒童身上?!?/span>

     

    奧托·薩洛蒙的真正遺產可能還沒有到來,因為木工教室重新發現了自己并與其他課程領域相結合,使木工教室能夠從過去工業時代的陰影中走出來,清楚地認識到使用雙手不僅可以塑造木材,但也塑造了學生的性格和目標。

     

    與此同時,每一位木工教師,無論是在公立學校還是私立學校,都可以指出他或她的學生在信心和性格方面的成長的變化,每天都在發生。在現實生活中,在常識中,在學生接受生活變化和挑戰的意愿中,我們積極地看到了變化。無論我們是家長、教師、行政人員,還是日常的普通木工,都可能記得與父親一起做木工,或者我們在七年級木工教室所做的項目,了解并提醒我們木工不僅僅是制作東西,這更是一件有益的事情。那些在社區課堂中處于權力和權威地位的人需要學習斯洛伊德教育學院教授的真實課程。如果你的學校里有木工教室,保留涉及的費用開支,從小處著手切入。斯洛伊德教授的課程表明,小學是開始的最佳時間,從首選一些簡單的木工工具開始。

     

    我(道格·斯托Doug stowe)剛剛在Clear Spring學校完成了第三年的木工課程。我們從高中開始上課,但受到教育斯洛伊德的啟發,我們現在為所有學生提供木工活動,從學前班到 12 年級。各個年齡段的學生都對自己的工作感到自豪和快樂。

     

    在瑞典斯洛伊德課程的當前目標是:培養學生用不同材料創造和設計自制產品的能力;

    培育學生表達文化和審美價值;形成管理手工工具和材料習慣。還旨在培養學生的實踐知識,以及通過不同工作流程的知識解決實際問題的能力,以及如何在制作過程中通過嘗試不同的方式來處理特定工具或材料或通過選擇替代工具和材料。

     

     

    如今,演變中的斯洛伊德教育仍在斯堪的納維亞區域進行中。

     

  • <s id="ys0im"></s>
  • 性夜黄a爽免费看,一级黄色a视频,成人国内精品久久久久影,操死我在线视频